原标题:拼多多“拼命”上市,他们“拼命”维权

  拼多多上市背后的维权商家:“我们的钱究竟去哪儿了?”

  文/ 天下网商记者 孙姗姗

  编辑/ 陈晨

  “它凭什么值那么多钱?”

  看到拼多多冲刺上市及200亿美元估值的报道,拼多多商家猫哥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去年7月,猫哥听朋友说拼多多上卖东西虽然利润薄,但流量好,就注册为拼多多商家,交了2000元保证金,服装店就开起来了。

  两个多月后,当店铺日订单达到150单时,拼多多判定其违规,到今年1月冻结账户内资金30多万。对猫哥这样的小商家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之后,他加入维权大军,开始了维权之路。

  至今,拼多多商家维权风波已持续数月。最激烈的一次是6月13日开始那波,他与数十位商家去了拼多多上海总部,因为发生肢体冲突,维权画面第一次被放大到公众面前。他们的主要矛盾集中于订单资金被冻结、平台申诉渠道不畅等。当时,甚至有声音称,拼多多靠着罚款商家来盈利。

  7月18日这天,猫哥与几位来自江西、湖南、安徽等地的商家又汇聚到杭州,试图从与拼多多合作的杭州某银行出发,开始新一轮的维权。

  拼多多维权商家在杭州聚集

  与上一次情绪失控到伏地痛哭相比,这一次,他显得冷静很多,还准备了很多“证据”。他们称,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拼多多划走了原先冻结的商家资金,相应的商家后台数据也看不到了,导致此前资金冻结的证据缺失。

  “就想来问问银行,钱去哪儿了。”

  拼多多的一封站内信

  猫哥一直做点小生意,被人称为尹总,日子还过得去。现在呢,他说,“穷光蛋一个。”

  猫哥本姓尹,来自湖南郴州。郴州当地有好几个服装批发市场,于是早在2010年,他就利用这一货源优势,在淘宝上做起生意。

  去年7月在拼多多开店后, 起初的生意一天不到10单,到9月时生意突然好起来,最高一天能有150单。

  但没想到,起点成了终点。

  10月的一天,猫哥发现店铺的货款被冻结400个小时,当时,账户里有1000多元。他向拼多多工作人员询问,被告知没有关系,之后会自动解冻。的确,接下来每一天的货款,都会依次冻结同样的时间。

  在循环的冻结、解冻之后,12月17日晚上9点,猫哥收到一封拼多多发来的站内信,说存在涉假情况,根据《拼多多平台合作协议》及《拼多多假货处理规则》规定,采取措施,包括下架涉假商品,限制店铺账户资金提现等。如果不及时举证,还要罚涉假商品历史销售额十倍的赔付金,600万元。当天,猫哥店铺的账户,包括货款、保证金、提现金额在内共约38万元。

  “这个站内信,就像是死亡信一样。当时我就慌了。”猫哥说。于是,他跟拼多多的工作人员交涉,认为他们无权冻结资金,也无权处罚历史销售额的10倍罚金,“这是工商局、派出所、法院要鉴定的事。”

  在拼多多上同样卖服装的湖南老乡老周,也收到过这样一封站内信。

  去年10月,拼多多以卖家帐号异常为由,冻结了老周店铺货款400个小时。工作人员说,这是系统检测到店铺涉嫌拼单/刷单,400小时后会解冻的,没关系,不碍事。

  据老周介绍,绝大多数拼多多买家一般都懒于在APP上确认收货,所以订单要等到发货16天后自动确认收货,才能提现。加上冻结的400个小时,商家大概一个多月才能回笼资金。

  所以一些刚起步的商家需要借钱周转。去年十一黄金周期间,8天都不能提现,但生意要做,猫哥就从朋友那儿借了10多万,从档口拿货。

  双11前后,资金周转不过来,老周觉得借钱投入也可以理解,但双12要继续借钱周转,心里开始打鼓了:这种滚雪球式的资金积压会不会出问题?

  老周的妻子当时说,拼多多广告打得这么大,这么多商家入驻,不可能是骗子平台。

  拼多多在《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等热门影视节目中露出。图片来源:中信证券

  结果到了2018年1月2日,拼多多发给老周一封站内信,说店铺涉嫌售假,把店铺封了,并冻结全部资金。同时,用同一身份证开的另外两个店铺也被关联。

  “宽松”的审核,“要命”的规则

  猫哥的拼多多生意,从批发市场进货,男女装都有,据称以大牌尾货为主。上架商品前,拼多多有一个货品审核机制,48小时内审核通过才允许上架。猫哥很轻松就通过了审核,“名牌产品不要授权书,不要任何资质,标题随便写,价格随便设,48小时的审核期也很随意。”

  相对“宽松”的审核机制,让像猫哥这样的小商家能够快速涌入平台,但也为之后的管理和判定埋下隐患。

  猫哥坦言,批发市场的尾货很难鉴定是否为正品。但既然通过了拼多多的审核机制,他认为这就表示没有问题。“只要让我们上传授权书的话,我们就不敢去打品牌的名称。甚至在卖了很久之后,跟他们小二(工作人员)反映问题,他们也没有提出过异议。”

  之后,猫哥也尝试跟拼多多申诉,对方称只要品牌方的撤销书,但他没有办法拿到。“如果有我的责任,我愿意承担。但最主要的点在于,拼多多不能私自判定和冻结,应该交给工商和派出所处理,由法院做出裁决。”

  老周称,他和拼多多工作人员交涉时,对方只给了一张衣服的局部照片,作为“涉假证据”。他觉得不公平,“这件衣服吊牌上的品牌我们没卖过。”

  小陈卖的是篮球。他说是朋友工厂自己生产,自己注册的品牌,被判定“描述不符”。申诉时,他附上了产品的质检报告书,依旧没有成功。

  在半年多的维权中,猫哥多次去上海市长宁区法院旁听,或者寻找相关律师咨询。通过QQ群、微信群,他找到同样在维权的拼多多商家,几千人之多。他称,其中至少几百人起诉了拼多多,有一部分双方同意和解,还有好多没有判。

  猫哥自己也将拼多多告上了法庭,5月22日开庭后还在等待判决结果。不过,在诸多商家起诉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拼多多平台经营主体)的合同纠纷案中,几乎全部以原告败诉告终。

  拼多多恐怕早已预料到这些可能的纠纷。商家入驻拼多多平台时,都签过足有17大项条款的《平台合作协议》,以及附属的《拼多多发货规则》、《拼多多保证金规则》、《拼多多售后规则》、《拼多多假货处理规则》、《拼多多描述不符处理规则》等众多规则。

  这些合同早对争议内容作出约定,比如对“抽检样本”的定义为“拼多多平台通过匿名购买等方式自商家店铺获取的商品”,并不需要第三方机构的见证。

  尽管有的商家认为这些协议有不平等条款,但上海市长宁区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指出,“原告自愿选择并使用被告寻梦公司提供的拼多多网站交易平台并签订《平台合作协议》,该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养肥了再杀?”

  猫哥发现一个现象,很多跟他一样维权的商家,都是等店铺资金累积起来,或者店铺上了一次活动之后,销售额上来了,才突然收到拼多多的一封站内信,冻结资金。

  猫哥开始怀疑拼多多处罚的动机。

  嘉兴的服装卖家小郑亦是如此。在上活动之前,拼多多工作人员甚至鼓励他违背事实,在描述中写上“全棉”字样。结果活动之后,同样被判定“描述不符”。

  一位在湖南湘潭卖槟榔的卖家,称自己曾被拼多多工作人员鼓励在活动前刷单,“刷下基础和好评。&rdquo,黄大仙高手论坛;被问是否安全时,这位工作人员还说,“刷的(得)隐蔽一点,我们这边也有给商家实操的店铺,都是有(由)自己的刷手去刷,比较隐蔽。”

  “我们就像砧板上的肉。拼多多就像养猪一样,养肥了杀掉。”这句话在维权商家中广为流传。

  钱去哪里了?

  即使舆论带来困扰,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依旧没有在商家们面前公开露面。6月18日端午节这天,他在上海召开了小范围的记者会。

  “舆论的发酵(速度)超过自己的想象,就连母亲也打电话过来问我怎么了。”除了意外,就是委屈,黄峥拒不接受围堵商家的诉求,“应该更坚定地往前走,尤其是针对不好商品的清理,一直往前推动平台的治理”,还表示商户纠纷被放大,背后有人推动。

  现场回答“冻结商家三个月的资金去了哪里”这一问题时,他说:“处罚资金不在拼多多公司,而是沉淀在监管账户,拼多多不享受利息。这些钱都作为赔付款赔给了消费者,才能让我们获得胜诉。由于拼多多没有支付宝,所有赔付款都是以消费者现金券的形式发放,优惠券的使用时效为50年,目前现金券的使用率高达95%。”

  对此,网名“无诉科技”用户的评论,在维权商家中很有共鸣:“假一赔十?赔给客户的还不是现金,只是优惠券,优惠券能代替现金吗?优惠券也只是在拼多多平台使用,根据法律规定,赔付的应该是现金才合法;既然有监管的账户,那么这个监管的银行开户名称是什么,不会也是拼多多公司的账户吧?如果是拼多多公司的账户,那么这个叫监管吗?这不就成了拼多多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越来越多的商家表示,自己此前被冻结的资金,被拼多多划走了。今年3月6日23点后至7日凌晨,拼多多划走了老周3家店铺货款和保证金11万元多。之后,老周发现店铺已被限制登陆,“导致我无法取证给律师。”

  猫哥的钱大部分是冻结,只有小部分被划走,他觉得是因为当时他情绪激动,对工作人员放了狠话:“如果你们敢这么做的话,我到时候跟你们同归于尽。”

  一边被质疑假冒劣质产品泛滥,一边又因为“打假”尺度遭遇商家强烈反弹。这是拼多多面临的困局。

  “拼命”上市?“拼命”维权?

  拼多多还在忙另外一件事。创立三年,拼多多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登陆资本市场。

  北京时间6月30日,拼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7月16日又更新了说明书,其估值可能在200亿美元以上。另据外媒报道,拼多多将于7月26日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如果一切顺利,公司创始人黄铮IPO后持股比例约46.8%,这意味着他将掌握近90亿美元甚至更多的财富,可进入中国富豪榜前25名。

  拼多多还披露了最新财务数据,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间,GMV达2621亿元,活跃买家数达3.44亿;2018年第二季度,平均月活用户达1.95亿。

  另一项数据同样“亮眼”。2017年全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拼多多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5.25亿和2.01亿。

  而商家们并不关心拼多多上市,他们只想坚持维权。

  猫哥是2017年12月18日从湖南来的上海,他还想见黄峥。面对可能高达600万元的赔款,他天天睡不着觉,只想着罚少一点,就认栽认命了。但转念心里又想着,“赔款我不怕他,我拿什么去赔?”

  维权半年,猫哥说,现在的生活有时候需要依靠别的维权商家接济。

  至今,猫哥跟拼多多工作人员见过3、4次,“派一个接待部的小伙子、小妹妹,记录店铺名字,联系方式,ID,每次都是这样。”直到6月18日前后在拼多多总部集中的一波维权,猫哥和几十个商家一起找拼多多商谈,发生了肢体冲突,他伏地痛哭。

  “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分裂。年轻人比较冲动,有人说去跳楼,开车去撞人,我会劝他们。现在还是有法律,不要极端,要维权到底。”猫哥反问,“如果我们背后有人组织、有人撑腰,维权是有预谋的,我们还会这样吗?”

  在杭州维权的当天,老周也显得特别激动。虽然他被划走的钱相对少一些,但“奶奶患癌症,这是救命钱。”

  “猫哥”的称呼得名于他的微信头像,一只水彩画的猫,一幅女儿的作品。在维权的这半年中,猫哥好久没有见到女儿、妻子。

  只有5月底,猫哥回家过一趟。“是去离婚的,现在已经离了。她(妻子)有自杀倾向,她怪我,我怕她想不开。家破了还能接受,但我不能接受人亡。”

  拼多多在“拼命”上市,今后恐怕也需要“拼命”改造升级。毕竟,低价爆款模式很难再持续。猫哥等一大批商家维权背后,是拼多多狂飙猛进的欢快和苦痛。